當前位置 > 首頁 > 關于我們 > 行業動態 > 詳細信息
嘉吉:玉米期權開拓農業風險管理新路徑
來源:期貨日報 發布日期:2018年06月21日

  記者 姚宜兵

  農業風險管理是一項覆蓋面廣、環環相扣的系統工程。長期以來,我國政府通過最低保護價、臨時收儲等政策補貼和支持農業生產,雖然保障了農民種糧的積極性,保證了糧食安全,但也承受了較重的財政負擔。

  在全球農業與食品領域的領導廠商嘉吉看來,美國農業風險管理體系的穩定運轉和作用發揮依賴于較為成熟、完善的衍生品市場。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國際經驗為期權支持我國農業發展提供了借鑒和啟發,玉米期權的推出將為探索適合中國國情的農業補貼政策提供新的路徑。

  據嘉吉玉米淀粉與淀粉糖事業部交易經理湯逸興介紹,利用期權的風險管理更具靈活性,可以更精準地實現套期保值目標,也為開發多樣化、個性化的風險管理工具或產品提供了基礎。正因為能夠根據自身需求和市場情況嫻熟地運用期貨、期權等金融工具,大型糧食貿易商在美國的糧食銷售體系中發揮著重要作用。“如通過基差貿易的方式,嘉吉可以提前向農民鎖定貨源、向下游鎖定銷售對象,同時由于上下游客戶自行對期貨價格進行選擇,可以出現農民賣價高、終端買價低的情況,為現貨市場提供了很好的流動性。”湯逸興說,嘉吉公司目前最長可以向農民提供一年后交貨的基差貿易合同。

  隨著美國農業主體風險管理理念的深入和實踐的深化,穩定的生產經營成為共同的發展訴求。“靈活的套期保值策略、多樣的風險管理工具幫助農戶和企業適應日益復雜的市場環境,這一切都依賴于期貨、期權市場本身的成熟和完善。”湯逸興表示。

  據了解,玉米期權是CME歷史上最早出現的場內農產品期貨期權之一,目前在CME集團旗下的芝加哥期貨交易所(CBOT)上市交易。CBOT于1984年率先推出大豆期貨期權,1985年又推出了玉米期權,二者不僅是歷史上最早在交易所交易的農產品期權,也是美國商品期權市場有序發展以來第一批列入政府試點的期權品種。CBOT玉米期權合約體系豐富,除了有普通美式期權之外,還有序列期權、周期權、日歷價差期權、短期新作物期權及跨品種價差期權等不同類型的期權。其中,普通美式期權占據了成交的95%左右。

  FIA報告顯示,2017年CBOT的玉米期權成交量達239萬手,位居全球所有農產品期權首位,是CBOT成交量第二大品種,是大豆期權的1.4倍,是CBOT豆粕、豆油期權品種的12倍左右。CBOT玉米期權2017年年末持倉量100萬手,也位列CBOT農產品期權的第一位,是位列第二位的大豆期權品種的2.4倍,是豆粕、豆油品種的10倍以上。

  “與美國家庭農場現代化水平和衍生品市場成熟度相比,我國的農場和期貨市場仍然處于發展的初級階段,農業風險管理體系也有待完善。”湯逸興對期貨日報記者表示,與期貨相比,期權市場更加偏重保險功能,是衍生品市場風險管理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我國有必要借鑒國外經驗并結合自身國情,研究探索利用農產品場內期權開展農業補貼的可行性和具體實施路徑,幫助農民鎖定最低銷售收入,完善農業支持政策。

  “因為政府對農民的最低保護價支持本質上可以被看作一種保險,期權和農業補貼便有著天然的聯系。國際上美國、加拿大、墨西哥、巴西等國政府都曾通過補貼期權權利金和交易費用等方式,開展支持本國農業發展的試點。墨西哥期權補貼農業的項目一直延續至今。”他說。

  通過場內期權對沖農產品價格風險,已是國外市場的成功做法。政府以權利金、類似保險費的方式補貼農民,既不影響玉米市場價格形成機制,又能減輕財政補貼負擔,這對我國農業市場化改革具有重要意義。據測算,2015/2016年度,我國對玉米種植合計補貼約350元/噸,占糧食成本的15%以上。如果通過玉米期權對種植農民進行補貼,以2015/2016年度的收儲價2000元/噸作為行權價格,理論上國家只需要補貼119元/噸,不到原來補貼費用的一半。

  “目前收儲政策取消,未來國家對玉米種植究竟如何補貼尚未確定,國際經驗為期權支持我國農業發展提供借鑒和啟發,期權權利金補貼有利于提高我國農業補貼效率,可以作為我國市場化農業補貼手段的一種嘗試。”湯逸興說。

打印 】【 關閉 】【 內容糾錯